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走进yaboAPP > 文化旅游 > 原创文学
分享到:
韭菜谷览胜
  • 2016-05-27 17:11
  • 来源: yaboAPP
  • 发布机构:
  • 【字体:    
    韭菜谷是一条长长的峡谷,在舜皇山季子岭南段,尚不见经传,鲜为人知。但韭菜谷的景色却主题鲜明,重点突出,让人过目难忘。到韭菜谷览胜,有着很强的刺激性和挑战性。
    峡谷呈北偏东走向,东北面是六十多米高的石灰岩断面,陡峭如劈惊险有余;西南面风化破碎的石灰岩形成许多奇诡怪绝的景致;峡谷的底部是一条季节性溪流,旱季只见满溪白色的鹅卵石,溪流的生命在岩下蠕动 。雨季溪水满溢,澄江似练,碧流如玉,奔腾不息。如遇山洪暴发,绕山过村,轰轰隆隆如巨蟒下山势不可挡。峡谷的核心景点是龙潭圹,后面紧靠陡崖,溪流从前面绕过,隔溪相望,有一座集漏、透、皱、丑、奇、瘦于一体的小山,像一个高超的艺术家精心营造的“咫尺之内而瞻万里之遥,方寸之中乃辨千寻之峻”的盆景,如一幅立体画,最恰当的名字应该叫画山。它怪石嶙峋,古木虬曲,山花烂漫,曲径通幽,小鸟鸣翠,鸣蝉嘶叫,蜂蝶轻舞。真是“小景若从奇处看,未到名山梦已新”,不禁使人想起戚继光题万年宫的壁诗“一剑横空星斗寒,甫随平虏复征蛮。他年觅取封侯印,愿向君王换此山”。季节性溪流流到画山前端遇到悟空山挡住了去路。悟空山活脱脱一副猴相,不知老孙呆在这里干嘛?据说唐僧师徒西天取经,路途爬涉,几天没吃没喝,唐僧令悟空去化斋,悟空鬼使神差一个跟斗翻到了这里,看见画山引起他对花果山的思念。一股山洪呼啸而来,他把脚一挡,山洪不得不急转弯从画山的前端冲出去,切出了一个近乎垂直的狭窄石门。石门可说是景中之景,给人一种苍莽、雄浑、挺拔、疏秀的无穷意境。石门左边几棵苍劲的千年古树下面有石拱桥、石凳、石棋盘,据说舜帝曾经和皋陶在这里祭过山,乘过凉,下过棋。过石门,小瀑布下面就是神秘莫侧的龙潭。龙潭不大,鬼斧神凿非常精妙,是水流在一块完整的岩石上雕琢出来的,形状像一个巨大的酒缸,四周平滑,没有裂隙,有人用十根箩索接起来吊上石头去探测,石头没有触到潭底。旱季溪流干涸的时候从上往下看,潭水幽深墨绿,投进一块石头发出的声浪宏大幽旷。雨季旺盛的溪水冲着龙潭,轰轰隆隆其声数里可闻。龙潭与另一处更大的水域相通,所以久旱数月水面绝不下降,水的天性就是服从重力,永远忠于它们事先约定的平衡。龙潭下面就是一线天,窄得只能容一人通过,两边的石灰岩成90度的陡壁,太阳还没有下山,下面就已经光线暗淡。一个人在里面逗留,深怕两边的岩石突然挤过来把人挤扁。
    韭菜峡谷的自然景观是有层次的。地面虽然璀巍雄奇玲珑得体,那只是它展现的直观层次。最令人销魂的还是那些神奇莫测的隐蔽层次地下龙宫!我们一谈到溶洞就想起那些光怪陆离晶莹剔透的钟乳石。不!韭菜峡谷的溶洞以高、宽、空、旷出奇。中段西北边有个杀魔洞,洞口被人工用好几百斤的料石垒砌得严严实实,墙体厚2米高3米长达50多米,有城门、枪眼,门板高3米宽1·5米厚30公分,用一整块岩石凿成。关门的时候门板从上面的石夹板口沿着两边的石槽往下插。走进城门,旁边有人工砌的石台阶,可到墙体上面的瞭望道了解洞外情况。里面是一个穹窿式的大洞,面积足有千多平方米可容纳几千人。大洞深处有一个十多里长的天然隧道,下面是阴河,可捉到一些奇形怪状的鱼。82岁的喻发生先生说他年轻的时候问过他祖父,他祖父说他也问过他祖父,祖父的祖父说从他知事的时候起为了防蛮子早就有那堵墙体了。古时所谓蛮子指的是少数民族。历史上我们南方称南蛮之地,防蛮子就是防止瑶族起义。说到防蛮子,这些建构起码有五百多年历史了!悬空洞在峡谷东北面断层的半空中,上不挨天下不着地。抗战时期躲日本有人从上面吊根索子进了悬空洞。去过的人讲悬空洞洞口较小但里面比杀魔洞还大。令人费解的是半空中的溶洞里面居然还有泉水,几千人住在里面用水不成问题。钓鱼洞就更奇了,这是一个水洞,幽深莫测,站在洞口就可以钓鱼,水洞里的鱼会成群结队地接连上钩。传说在这里钓鱼不能贪多,钓到第一条鱼时要用嘴巴把鱼翅咬下再把鱼丢进洞里。到最后又钓到那条鱼时得赶快把钓竿和最后钓到的那条鱼一起丢进洞里立马就走,如果贪心就会和钓竿一起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拖进无底的洞里喪了命!故事虽然离奇但却很有哲理:人们对于自然资源不能无节制的索取,超过自然的忍耐就会遭到大自然的报复!最大的洞要算大庙洞了,它在大庙庵(已毁)后面龙潭圹左边,面积比新建的中国大戏院还要大还要高。这个洞已经发育到了晚期,洞顶由于跨度太宽,时有岩层下落,洞后已经漏光,洞前早就垮成了五十多米的小峡谷,再过几千年,很可能会发育成天生桥。大庙洞的左边也有一个小洞口,从洞口进去,溶洞往下发育,里面大洞套小洞有几十里长,阴河两岸常有成堆的动物尸骨。
    大自然确实是一部伟大的书,在它每一页的字里行间,我们都可以读到最新的消息。只要我们自己性灵上不长疮瘢,眼不盲耳不背,只要我们认识它读懂它,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寂寞时不寂寞,贫困时不贫困,苦闷时不苦闷,挫折时有鼓励,软弱时有督责,迷失时有方向。在韭菜峡或者具体地说在龙潭圹,我们可以捕捉到远处传来的鸟语、泉鸣、松涛或近处传来的鸡啼、狗吠、羊咩,她们给我们带来的是很久很久的宁静,很多很多对山区生活的怀念和向往——慢慢的拍节、低舒的旋律、宽敞的空间、辽阔的视野、绿色的食粮、淡泊的襟怀、飘逸的想象。在那样的生活里,人才真正属于自然,才真正触摸到生活的真实,才不至于把自己逼得那么高那么尖,才不至于把渺小的自我吹虚到使自己无法负荷的狂妄,才可以了解到降落的安逸与舒泰,才可以找回自己,才能在那亲切的泥土、葱笼的绿野、清洁的泉水、简单的穿着上发现与世无争的安闲,发现“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的可笑与愚昧。韭菜峡确实是一首无声的诗。我本愚钝与诗无缘,兴奋之下也学涂鸦,湊了下面一首七律,算是我对韭菜峡难忘的一片情思:
    峰秀谷幽峡正宽,满眸旖旎旧河山。       风声鹤唳杀魔洞,虎踞龙盘大庙庵。
      碧翠能消三暑热,峥嵘暗锁一时寒。    寻仙何必蓬莱去,直驾高车与舜玩。
相关政策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友情链接

主办:yaboAPP  承办:yaboAPP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地址:东安大道88号北201  邮编:425900   网站地图  技术支持:开普云  联系我们:0746-4239377
电子邮箱: dadzzw@163.com  湘ICP备16008386     湘公网安备43112202000005号  网站标识码:4311220001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