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走进yaboAPP > 文化旅游 > 原创文学
游在高岩
  • 2016-05-27 17:11
  • 来源:
  • 发布机构:
  • 【字体:    
    在紫水河的中上游,有一个地方叫高岩。一条小河北来南往,两边夹着岩石凸突的山峰,一个地势雄奇景色瑰丽的小地方。
    1991年深秋,1800名水利建设者聚集这里大会战,开山辟石,拦河筑坝,机声隆隆,炮火连天,热热闹闹只过了两年,一条高齐岩头的拦河大坝就横亘在人们的眼前,接着是蓄水、发电、分洪、灌溉……一个集多种功能于一体的水利工程多方位服务于民的同时,也彻底改变了这里的面貌。
    高峡出平湖,绵延十余里。自然景观被改造,被组合,被装帧,又是一方新天地,更有一番新气象!
    去年“国庆”长假,在别人趋之若鹜于名山大川之时,青年画家唐君和诗人文君,约我作个“三人行”——游高岩!
 
游在高岩,我们走进诗情画意
    仲秋是个沉稳的季节,这天的天气十分地晴好。
    我们租坐在一条机动的铁皮小船上。船的腹腰有一个小蓬,蓬内有几张木凳,几件炊具,还有一张简易小床。船主是个急性子小后生,我们一上船他就将速度放得很快,平静的水面上被尖尖的船头拉开两条长长的波纹,与小船组成一个极大的箭头,急切地往前射去。我们毕竟不是赶路的过客。我对小后生说:“老弟啊,我们是来游览的,走走看看,船快了不行。” 于是开船的小后生将船速放慢。
    有人说,游山玩水,亦如做学问一般,最忌浅尝辄止,细观才有感触,深思才有体会。
    确实不错,游在高岩,细品慢尝,处处有诗情,处处有画意。古人看山、看水、看天空,依了颜色辨季节:山是春英夏荫,秋毛冬骨;水是春绿夏碧,秋青冬黑;天空是春晃夏苍,秋净冬黯。今人看山、看水、看天空,与古人的感觉差不多。正值仲秋,近处的岭岗嫩寒初染,有蔟蔟片片的红叶点缀其间,只是远山无纹,显得朦胧而幽深;脚下的水碧绿碧绿,清澈能看见游走的鱼儿,只是远水无波,依稀有云的飘动山的倒影,仍然显得朦胧而幽深;几朵白云从头顶揉抹而过,秋净的天空一碧如洗,纤尘不染。小船载着人游,景物牵着心走,应目会心,颇有感慨,感慨有如西晋陆机在《文赋》中所言:“遵四时以叹逝,瞻万物而思纷,悲落叶于劲秋,喜柔条于芳春。”明人祝永明有两句话说得透彻:“身与事接而境生,境与身接而情生。”三人同船坐,虽然都可归属到文人骚客之类,因为所从事的工作不同,平时兴趣爱好的不同,因而对眼前的物事的拮取有所不同,感情亦有所不同。“望秋云神飞扬,临春风思浩荡。”我平时玩着写小说,心气较野,最向往天空的高远,心境放飞着总是无拘无束,沐浴在秋日的阳光下,望着白云在蓝天下悠闲飘过,脑际里竟然粘连出了一个两个人物以及一个两个无数个情节来,同时也生出欲速不达欲飞不能好些遗憾来——现实中,人哪能像云自由自在地飘呢?甚至还沉入诗圣杜甫的《秋兴》之中,大有“波漂菰米沉云黑,露冷莲房坠粉红”的失落。
    作画的唐君似乎总把注意力放在远近的山里。他坐在船头,手里执一支铅笔,似乎要将目光所及大小山峰统统速写到跟前的画里。间歇里谈话,也都是一些由山及人的理念。他说宋代山水画家郭熙说,山得水而活,得草木而华,得烟云而秀媚;山无云则不秀,无水则不媚,无道路则不活……比如说中国古代山水画家展子虔的《游春图》,比如说法国风景画家、巴比松画派创始人之一卢梭的《森林中的路口》,无不借用水、烟云、草木以及道路来写山的精神,山的灵性,这就好比一个人,只有得到各方面的帮助、成全,他才成为一个完整的人。远水无波,远山无纹,这不仅是古代画家画里的经验,也是我们眼前的写照。画山如交友,了解不透,交往不深,是不能成为好朋友的。做人就得好好做人,就如古人作画所要掌握的比例,所谓画山,要讲究丈山、尺树、寸马、分人;所谓画人,要讲究立七、坐五、盘三半。超了规矩,就不成方圆……
    文君是诗人,眼光一直在山与水之间跳动,因景生情,情在景中,“诗路”总在眼前心中韵动。听唐君话山话人一番,对于做诗做人也有一番见解。他说刘熙载曾说,山之精神写不出,以烟霞写之;春之精神写不出,以草树写之。故诗无气象,则精神亦无所寓矣。作画如作诗,作诗如做人,都要有精神有灵魂,有主心骨,绝不能信手涂鸦,无病呻吟……在与文君往常的交往中,觉得他最崇拜的古诗人有杜甫、但丁以及现代诗人昌耀、海子,如今虽是寄情山水,一定还在思考着人生。
    小船画着“箭头”慢慢前进,两岸青山相对而出,适才朦胧幽深的山影依次清晰起来,高大魁伟起来,间深之处,有几股雾气升腾而上,被轻风卷着,像素锦一样披向山腰,蒙上山顶。开船的小后生说,天凉地热,那雾气出自地下的溶洞。小船经过一截宽阔的水面,四周被山环绕着,似乎没了去处。难道这水面就此打住?就在我们迷惑之时,小后生将尾舵一摆,船头向左,前面豁然开朗,别有洞天。小船从一处高耸的岩石前经过,小后生指着船下的水面:“这下面原有一个道观,叫白烛观。前面不远,还有仙人棋台,还有奔龙壁……很好看的景致呢!”
 
游在高岩,我们走进遥远的故事
    仙人棋台,其实是独立五六十米的巨大石柱,宽底,修腰,顶上有个小平台——仙人们对弈的地方。刀劈斧削,水土全无,可棋盘的四周长着好些灌木,枝繁叶茂,很是离奇,想来它们是承天露而生长。
    奔龙壁,临水而立,一面高约四十米、宽约五十米的巨幅石壁。壁面光洁如洗,上有一条好似能工巧匠雕刻出来的巨大奔龙,龙头、龙爪、龙眼、龙尾,形容兼备,栩栩如生。
    ……
    水下的白烛观已无法瞻仰,但眼前的石柱石壁,总让我们的心为之震撼。大自然的造化就是那么神奇!
    在这不算宽阔的水面上开船,但毕竟是“跑江湖”了,所以小后生很能侃。在白烛观之上,在仙人棋台之下,在奔龙壁之前,小后生依次向我们侃了有关白烛观、仙人棋台、奔龙壁三个非常古老的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这白烛观里供一尊太上老君,住了一个老斋公,还有一只大黄狗为老斋公做伴。老斋公一心向善,一年里除了春夏秋冬组织四方信徒做四次大的斋会,除了隔三差五外出为各处亡灵设个道场作个超脱,余下时间就让大黄狗居观看守,自己操一把镰刀出外砍路,将道观通往四里八乡的道路砍修得光洁明亮,杂草全无。一年夏天,久晴之后遇上暴雨,一落就是一天。老斋公化斋回来已是傍晚,瞻前河水猛涨,顾后山水倾泻,天地之间似乎还要发生一些什么事情。老斋公没管得太多,径直进观,菩萨之前上了线香,长明灯里续了青油,就开始做斋饭。就在老斋公吃斋饭之时,那大黄狗叼了饭勺就往观外跑,老斋公气不打一处来,就急起直追,才到得观前的一方坪场,猛听得身后一声巨响,回头一看,道观被后山崩落的一方巨石埋得踪影全无……
    ——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早晨,这仙人棋台上来了两个仙人,盘腿相对而坐,跟前棋盘里要比个高低。仙人下棋跟凡人下棋一个式样,反反悔悔便不断发生争吵。这一早村里一放牛娃正在高高的棋台下牧牛,被一仙人发现后伸出一根手指一舀,就将放牛娃弄了上去,让他蹲在一边为他们作个裁判。这盘棋一直下到傍晚才分出个输赢,俩仙人返回天宫前有意要将放牛娃带走,于是他们就让放牛娃数数这棋台之上一共几人,放牛娃不假思索说是两人,仙人们又让放牛娃数了一次,放牛娃仍说是两人。俩仙人同时摇头,只好将放牛娃弄到地面,然后驾云而去。仙界才一日,人间已百年。放牛娃来到地面,那棵往常拴牛的碗口粗的小樟树已是合抱不过,所放牧的两头水牛已不见了踪影,回到村里,他的曾孙辈的子民已牛高马大了……
    ——很久很久以前,东海老龙王最小儿子十分顽皮捣蛋,弄得周邻四舍不得安宁,为此东海龙王受了邻里乡亲好些埋怨,受了玉皇大帝的狠狠批评。尽管东海老龙王费尽心机加以调教,这小子就是恶习难改。东海老龙王没法子可想时,就将这小子禁锢在了这座大石山里,并由雷神看管。过了一年又一年,小龙渐渐长大,因为被石头箍得太紧,小龙十分地难受。终于有一天,小龙不顾得雷神相逼,周身一鼓,猛然发力,随轰然巨响,半座石山崩溃下来,小龙就直指东海腾空而去,只留下直斩斩刀劈斧削的崖壁一块,其中那小龙的形迹还清晰可见……
    小后生侃出的确实是三个老得不能再老的故事。但是,我们还是从这古老的故事中理出了永远不老的中心和主题:做人要与人为善,干事要积极投入,对待压制要主动突破。白烛观那老斋公与人为善,积了阴德,危险之时有狗相救,好人得了好报。上了仙人棋台已是半仙之道,只可惜放牛娃畏畏缩缩,总也不把自己归入仙人之列,一失算成千古恨,只好下台当凡人。大石山中的小龙,虽然被禁被锢,到底积极进取,主动突破,达到了回归东海的夙愿。老故事于今人,还是很有启迪的。
         
游在高岩,总有几句题外话要说
    虽是假期,这天这水面上除了我们三个寻幽的痴人,怕是没有第四个游山玩水的游客。难道是这方山水不美?否!无论你春夏秋冬游高岩,这里都能让你痴迷,让你入醉。这里远离城市,天总是那么蓝,山林总是那么青翠,水总是那么莹彻碧绿,而且还有白烛观的美好的传说,还有仙人棋台、奔龙壁那样壮美的景观。要是将这碧水荡漾中的高达百米的仙人棋台、横挂如巨帘的奔龙壁搬进城市或者城市的附近,不让人趋之若鹜才怪呢!看来仅仅是因为这里太偏远了?家有靓女,没人提亲,冤呐!
    有一个道理早几年我们就认识得很清楚:山水永恒,人们的休闲旅游永恒;没有旅游就没有人流,没有人流就好像人体里没有血管,没有血管将血液输送全身的肌肉就会僵死;经济的发展需要人流,经济的发展不能放弃旅游……旅游,成了好多资源匮乏的国家和地区的经济支柱!
很显然,不将高岩这一方山水辟做旅游胜地或者游客不愿涉足这方山水,是主管部门跟休闲者的共同的误会。休闲旅游,在我国由来已久,旧中国以往是达官贵人们专利,新中国成立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已逐渐成为普通百姓们的寻常享受,因而旅游作为一门经济愈来愈受到各级政府的重视。但是早些年,办旅游的只重在人文,只重在城市,揪了古迹揪了历史名人甚至揪了民族英雄作卖点,努力着挖潜还要牵强附会伪造古迹伪造神话和传说,好像旅游者都是考古的学者,抑或都是接受教育的学生。这里倒不是说古迹没有看头,比如说埃及的金字塔,我国的兵马俑、长城就很有看头;关键的要看到大好河山里处处有看头,比如说法国的地中海沿岸并没有历史古迹,却成了旅游胜地,即使那里也有一处拿破伦当年上岸的地方,导游也只字不提,完全靠着现有的优美的山水。近些年依山托水,确实也办出了一些旅游胜地,比如说“五岳”之游、海滨之旅,越来越为休闲者所向往。但是要看到,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随着出外旅游者的日渐增多,随着外国游客的日渐增多,那些的景点远远满足不了形势发展的需要,前几年黄金周里,泰山、黄山、张家界等等地方拥挤不堪就足以说明问题。俗话说,天涯无处无芳草,只要方便,即使是“小地方”,休闲者照样能得到快乐,旅游者照样能得到享受!
    但愿,高岩——我们的小家碧玉能得到愈来愈多人的光顾,青睐!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友情链接

主办:yaboAPP  承办:yaboAPP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地址:东安大道88号北201  邮编:425900   网站地图  技术支持:开普云  联系我们:0746-4239377
电子邮箱: dadzzw@163.com  湘ICP备16008386     湘公网安备43112202000005号  网站标识码:4311220001

xxfseo.com